中国养老产业进入战国时代:2030年商机拟增至13万亿元

来源:时代周报 2015-10-13 17:10

周岳鹏是一家养老机构的实际投资人,一遇到时代周报记者,他就如此说:养老产业看上去像是一块很大的蛋糕,只有真正进入了才会发现并没有那么“好吃”。

目前,还没有第二个市场像养老业一样,呈现出巨大的需求并与一个国家的政策息息相关。2013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养老产业作为新兴朝阳产业,逐渐成为“调结构、惠民生、促升级”的重要力量。

市场化是这份文件的核心内容,政府角色明确从养老服务的直接供应方,转变为服务购买方和监管方。两年前的这个文件,被周岳鹏视为进入养老行业的一个契机。

资本已嗅到了中国养老市场掘金机会。中国老龄人口已经超过2亿,并在快速增长,全国老龄委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总数已达2.12亿,约占总人口的15.5%;到2025年,这个数字将突破3亿,2033年则会突破4亿。

社会资本闻风而动

民营资本的青睐折射出养老产业的热度。随着人口老龄化、高龄化的加剧,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数量还将持续增长,照料和护理问题日益突出。而据中国社科院老年研究所测算,目前中国养老市场的商机约4万亿元人民币,到2030年有望增加至13万亿元。如此巨大的市场容量,养老产业在两年间成为了热钱关注的领域。

2013年以来,社会资本对养老服务业的投资热情逐渐升温,最典型的当属房地产商打造的“养老地产”。目前,包括万科、保利、远洋、绿城等品牌房企已陆续涉足养老地产领域。

除了地产商外,保险行业的企业,如新华保险,泰康人寿、中国人寿、新华人寿和合众人寿等也都纷纷涉足养老产业,这些企业已在全国各地圈地,试图分一杯羹。

进入2015年,各类社会资本进入养老产业呈现加速态势:5月13日,复星集团宣布旗下首个养老地产项目星堡中环养老社区正式开业;5月16日,央企中国水电建设集团房地产公司宣布,将在重庆璧山投资80亿元打造全国最大养老地产项目。

除了上述已被外界所知的企业,过去两年,嗅觉敏锐的江浙民间资本也都闻风而动,浙江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温州的民营企业在居家养老、老年地产、老年日用品、保健品等相关养老产业中都已经涉足。

不仅如此,包括公务员、科研工作者等不同背景的创业者都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新领域。郎涛即是其中一位从业者,现年39岁的郎在浙江省机关部门呆了13年,2013年他辞去公务员工作,在风景秀美的杭州市桐庐县,开始运作一个健康养老项目。一期投入的6000万元是他拉来的天使投资。

除了国内资本外,一些知名的国际品牌也在加紧布局中国市场。2015年,法国四大养老院品牌之一的高利泽集团宣布,未来5年将在中国建50家养老院,并在老年住宅、老年护理员培训以及失能失智老年养老机构管理等领域重点发展。

周岳鹏将目前养老产业当下的发展定位在战国时期,“目前企业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2-3年后则会出现行业整合,而行业的竞争也衍生出更加细分的领域。”

接下来还得烧钱

目前,沪宁杭地区多推行“9064”的发展格局,也就是说90%的老人享受以家庭为依托、社会化服务为协助的自主居家养老;6%享受政府购买服务的居家养老;4%入住养老机构。

眼前的势头虽好,但周并没有太乐观。“质量监控才是最重要的,在英国,养老行业有一个标准叫CQC(英国护理质量标准),天乐融品牌现在提出了中国化标准叫RQC,要把品牌建立起来,关键是质量把控。”

走过鱼龙混杂混沌不清的初始阶段,很可能养老行业也会迎来第一轮的洗牌期。民政部2015年1月公开数据,一半以上的民办养老机构收支只能持平,40%的民办养老机构长年处于亏损状态,能盈利的不足9%。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主要在于民间养老机构成本较高以及布局难以满足需求。

“这里是一个淘金地,下一个大企业就会诞生在这个行业。等产业链完善了,门槛就高了。”郎涛这么说。

“做养老产业,资金链千万不能断,前期都是铺垫,必须是有其他产业进行支持,一旦出现问题前期的所有投入都白费了。我的目标是,两三年后品牌建立起来了,那时候资本市场就会很关注。”周岳鹏说,“接下来还得烧钱,至少还要烧一年时间。”

“只要不违法,政策都可以给”

2013年9月国务院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出台后,全国至少有25个省市已经出台了关于支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配套意见。

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加剧,地方政府面临的解决养老问题的压力与日俱增,一场养老产业项目的招商抢夺战也已经在地方政府中打响,觊觎这轮机遇的,不只是一线城市,一些二三线城市直接将养老产业的招商,作为今年考核地方政府引资部门政绩的一项指标。

安徽省合肥市招商局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为了迎合投资方需求,该局专门设立养老投资项目,由招商引资部门专人负责,“现在的经济基本面不太好,养老项目回报慢,企业都很精明,知道我们拉来一个项目不容易,在谈合同的时候总是希望用最少的投资获得最多的优惠政策,谈判桌上就是拉锯。”

这个简单的道理不只招商局懂。在周岳鹏的理解中,通常来说,一个养老项目的回收期在10年左右。养老项目的成本通常超过普通地产,除了普通的建设成本,还有额外的老年人专用设施的配置成本,专门的医疗护理等人力成本等,自然希望能争取地方政府更大的优惠。

周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在长三角地区寻找养老项目的落地。今年年初,由周投资的一家民营医院在安徽省蚌埠市落地。

“当时县长开现场办公会议,国土局、卫生局、规划局、民政局、十几个局长都到了,所有批文全部现场办掉,效率很高。”周岳鹏回忆说,“地方(政府)人家也不傻,过程中都调查过我们,到底有多少能力和经济实力。”

类似蚌埠当地,投资企业只需拿出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后续报告送审等繁琐过程由地方部门合作代办。

目前周岳鹏正准备考察医疗设备的大型生产基地,他的初步意向是能够落在浙江,“这样长三角都布好局了”。

安徽省的一位高级领导在得知周岳鹏在寻找新项目落地的消息后,建议他将此项目落在蚌埠。“开出来的条件很优越,厂房是现成的,房租免费,税收几年内可以返一半。领导在酒桌上跟我讲,‘如果你来,只要不违法,所有的政策都可以给’。” 周岳鹏说。返回苏州365淘房>>

要闻导购视频土地高清大图

进入专题频道 热点专题

  • 上半年苏城土拍大起底
  • 苏州入市量及销量追踪
  • 首套房首付比例调整
  • 9.29苏州网上土拍直击
  • 9月各区成交TOP10一览
1 2 3 4 5

进入直播频道 365直播

包打听走进大成珺

2014-09-26 14:00:00

大成珺项目位于木渎金枫路西、中山东路北,地处快速发展的城西板...